民族自信的培育需要打造体现民众自信的服饰表征符号2018-04-24 22:09:13
【导读】

民族自信的培育需要打造体现民众自信的服饰表征符号

黄兴年

一、问题的提出:经济发展成就与民众自信的不匹配

服装是自人类文明出现以来重要的文化产物,除御风寒、护肤保体之外,人类的服装行为还起着显现人的生存状态与人的自我意识的现实作用,即服装是一整套文化的象征系统,它是社会心理的外在物化形式,其所反映的历史与时代精神就是服装作为符号的本质内涵。而如今这种服装政治文化并不未恰当地反映时代精神和民族心理,主要是还存在不同程度的崇洋乃至媚洋现象,这种状况必须扭转!

这是因为伴随着国门打开而来的除了西方的资本、技术和产品之外,西方的思想价值观念和服饰文化也开始侵蚀国人既有的传统,现实表现便是西服迅速地取代了中山装在国人生活中的主导地位,中式服饰甚至被挤到了可忽略不计的地步。这种尴尬的形成恐怕既与中式服饰的设计水平不高有关,更核心的原因则是不少人对中华文化缺乏自信,尽管理论上说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下里巴人几乎都视西方舶来品(从服装等日用产品到众多的学术理论)为标配,言必称欧美,甚至将民族文化当做落后的代名词,其实质仍然是富裕起来的国人还缺乏民族文化自信。因为如今的富裕与社会繁荣是开放之后才出现的,不少人因此认为只有走西化道路才能富民强国。于是,便认为只有西方文化及其服饰才代表进步与美丽;否则,就是落后与丑陋。其逻辑便是“吾人倘以新输入之欧化为是,则不得不以旧有之孔教为非。倘以旧有之孔教为是,则不得不以新输入之欧化为非。新旧之间,绝无调和两存之余地。”[①]以此便导致“全盘西化论”、“充分西化论”或“充分世界化论”盛行,其实质就是主张西化是基本的文化选择,即承认中国文化不适宜于现代化,而提倡充分接受世界的新文明[②]。而近代以来国人历次的救亡图存失败进一步加剧了经济、政治与文化、价值观等多方面的危机,这也进一步摧毁着国人的自信,即使到了人民翻身做了主人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物质和精神的严重匮乏使得轰轰烈烈的精神文明建设对真正培育国人的自信并没有预期效果,尤其是在丰富的西方舶来品裹挟之下,更显得软弱无力。

二、公民自信需要相应的民族服饰符号匹配

如今中国的发展成就震撼世界,甚至超出几乎所有人的最好预期,这也使得国人对于国家、家庭与个人的物质生活水平翻天覆地的变化还缺乏思想、心理和行为准备,其实质就是还缺乏足够的自信,似乎总觉得其不真实。因此,缺乏与这种新变化相适应的符号与心理,现实表现便是没有相应的精神气质(文化、价值自信)与民族个性服装匹配,这一问题的解决极为迫切!

这是因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告诉我们,人的需求可分成由低到高的五个层次,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而我国社会,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已进入小康乃至富裕阶段,个人的需求已全面升级到高层次阶段,而这些高层次需求的满足必须从精神和心理两个方面构建国人的自信,往往还需要有特定的服饰符号与之匹配,在中国恐怕非中山装莫属。

20世纪20年代初,孙中山亲自参与设计的中山装,其理念为“便于动作”、“壮于观瞻”。即在视觉审美上,必须具备足够的威武雄壮之阳刚美感;同时,也要有个性化色彩、样式之美,这正好能够很好地体现当今中国的文化、价值和制度自信,这也表明中山装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有资格作为体现国人及其民族自信的服饰符号。

三、以中山装为核心重建民族自信的个性服饰符号的路径选择

服装的流行与人们的审美需求相关,而审美又不单纯为个人心理因素所决定,它还受政治、社会、商业等制约,致使服装从来都是界定个人社会价值的重要符号。因此,一般人们都希望通过穿着服装迎合社会价值取向来强化自己的社会形象,进而体现自身的个性。这就是说服装是人们思想观念与心理外在表现的重要形式,例如,中山装的流行就体现出作为国民革命领袖和民主共和制度化身的孙中山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由于渗透着孙中山崇拜情结及三民主义寓意,中山装成为具有强烈国家色彩的政治性服装,因此,中山装作为一种统一的制服必然具有对人的身体与精神进行塑造与规训的功能。毕竟服装具有表达人们情感、改变人的形象、满足心理需求的功能,人们通过服装符号将思想、情感演绎为身体实践,进而达成社会共识。因此,设计出符合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多款式中山装对于引导人们形成共同的社会主义政治、思想、文化与情感认同将会起到难以替代的积极作用。

尽管中山装只是中国现代民族国家建构过程中出现的具有特别意义的服装,但其既能体现民族性、又可体现现代性;与此同时,它还可成为国民的认同方式以及体现群体意识的符号,具有独特的社会文化价值。正因为如此,中山装的推广与流行将有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兴旺发达和民族价值、文化自信的建设。为此,需要将民族文化自信、价值自信和服饰个性符号建设三位一体地进行培育:

1.重建和培育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近代以来,中华文化传统的断裂事实上造成了文化认同的危机和文化合法性的丧失。文化的身份是一个民族最根本的身份,文化的认同也是一个民族最深层的认同。“文化自身认同在全球化和后殖民状态下变成一个时代的核心问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文化自身认同变得含义不清。它不仅产生实践冲突,而且导致思想混乱,有时各方似乎不知道为何而冲突,也不知道为了获得什么。在今天,文化自身认同就好像是一面没有标志的旗帜,却在指引着人们进行各种斗争。”[③]针对现代化的中西比较语境,中国总在把西方作为“他者”进行比较中来认识自己,然而问题在于: “当他者非常强大并且被解释为理想榜样时,就非常可能出现对他者的过分美化,同时也会对自己进行过度反思,从而形成一种爱恨交加的自身认同。例如,中国在上世纪初的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以及在后来的 80年代,曾两度出现后来被戏称为‘逆向民族主义’的自身认同,即通过‘自由的和奴隶的’、‘进步的和保守的’、‘蓝色文明和黄色文明’、‘洋和土’、‘现代化和传统’等比较,把各种积极的、成功的、深刻的文化性质都归属给西方文化,而把所有丑陋的性质留给自己,从而形成一种自我折磨的自身认同。”[④]文化认同的危机,曾造成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的抬头,结果便是将一切民族传统都当做垃圾,而将西方的几乎一切都当做宝贝。自然,要重建民族文化自信,就必须破除西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偏颇,转变为洋为中用,吸收一切科学的成分而为我所用,打造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核心价值观基础之上的文化和理论自信。

2.重建民族价值自信。 大国兴衰的经验和教训表明硬实力虽然是一个国家兴盛的重要基础和必要保障,但对软实力的重视和开发程度也极大地决定着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影响及其文明的未来走向。在软实力中,由核心价值体系、思想意识形态等形成的话语权始终处于核心的地位,甚至会决定一种文明的命运与归宿。因此,要让中华价值体系在参与全球价值对话中为世界创造新的价值理想,努力实现中国梦,其实质就是从深层次实现中华传统价值体系与现代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的有机融合,为当代中国人寻求安身立命的精神信仰,以此促进当代中国价值信仰的建设,造福全人类。

3.重建民族服饰文化自信及相应的服饰市场品牌体系

(1)需要博采众长以增强中山装对广大民众的吸引力。在全球化高速发展的今天,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人云亦云、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和独特的文化个性,必须在顺应潮流的同时博采众长以发展自我;尤其对中国这样拥有五千年辉煌文明的大国来说,如何运用积淀了几千年的财富在现代社会的发展中独树一帜,成为左右当今中国服饰文化前进步伐的关键环节。曾经辉煌的中山装的文化研究与设计挖掘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即中山装在外来服饰文化的基础上加以发展创新、融入中国的传统精神内涵,最终形成适应时代与社会需要的新服装。毋庸质疑,中山装对中国传统服饰文化的继承与创新是指引当今设计师和企业家继续创造辉煌的成功范例,值得我们认真借鉴,其中的关键在于要从民族文化与服饰设计、制造、市场营销等多个层面对中山装进行联合攻关,尤其是需要聚合社会、研究机构和企业、政府等的资源、技术和资本扶植中山装文化产业链建设,以便让更多的企业、人才、资本、技术和社会公众融入其中,形成资源整合的发展壮大之路。

(2)公众人物的行为示范以增强社会和民众对中山装的的行为认同

中山装和国人之间早已形成了某种割舍不断的情怀,若能佐以社会知名人士的示范,诸如官员以及文体明星等媒体、网络红人穿着式样多变的中山装系列,以进一步加强公众的行为认同,那么,中山装取代西装在国人生活之中的江湖地位将指日可待。毕竟“不数典忘祖,从衣冠开始”,这是不少国人都认同的行为与价值判断规则。当然,这也要求中山装在服饰的创新上敢为天下先,中西文化兼收并蓄,推陈出新,改革旧的传统服装并不是要丢掉我们的优秀文化,相反在设计中仍然需要以多种方式表现自唐以来的“企领”元素,更要巧妙揉合中国民族的文化个性和包容性,做到既美观,又顺应市场潮流,全面满足消费者的审美偏好和现实需求,与时俱进,以此真正促进民众对中山装的行为认同和心理满足。

作者:黄兴年 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首庙“我和中山装”征文比赛)

上一篇:如何利用常见的维生素进行美肤

下一篇:《我是歌手》第五季收官,她的舞台装VS日常装,你爱哪个?